清水赛高

复读中……_(:з」∠)_

学习了b站上一位太太的系列创意,侵删

脑子抽抽了以后线稿都不起就开始胡编人体结构ψ(`∇´)ψ

应该是渊兔子的模板
图片来自百度_(:3」∠❀)_

《棺材》

  年轻的会计学徒,一个褐色头发茶色眼睛的,打扮干净利落的年轻人坐在我面前,端着杯热茶,向我讲述他的故事。
  他的父亲,不久之前在投资中亏掉了全部家产。
  “我现在都不觉得是真的,就是一场梦。”
  “在这之前我从没有考虑过这种事。我觉得我出身在一个体面的家庭里,家里人都有正经工作,自食其力。我的祖父是工程师,主持过南部的几个桥梁工程。其他人也都是医生教员警察,或者小工厂主之类的,虽然不富裕,可都挺好。”
  “我爱我的父亲,我很爱他。他也爱我,总是对我很和蔼,从不发火,关心我的身体和学业。他帮我解决问题,教导我,指点我。他也很爱我的母亲,当初他们结婚时闹了点矛盾,他就一直宠着她。”
  “最开始的时候,我并不知道这件事,只是看见他和一些人来往的勤了,当然这很正常,总有大把的富人来找他,提着钱袋,请他帮他们保住财产或是弄到更多的钱。或许就是他们中的谁说动了他。因为打官司的缘故,一时走的近也是正常的。”
  他喝口茶。
  “直到有一天,吃过晚饭后,我母亲上楼去了。他把我拉到客厅,要我坐下,然后他坐在我对面,双手合实支撑着自己的头。过了一会他告诉我他欠了一些钱,请我不要告诉我母亲。”
  “他没告诉我原因,然后我问他欠了多少,欠了谁的。”
  “他告诉我那人的姓名和数额,我放心了,是个熟人,关系很近,而且数额不算特别大,看起来没什么问题。”
  “当然没什么问题,那只是他一整本借据中的一笔。”
  “然后事情就变的有些不对了,一位堂叔忽然向我打听我父亲最近在做什么,他借了五万,是不是最近有什么难处。我回答说不知道,我那时刚离开公学,才找到学徒的位置,我告诉他家里一切正常。”
  “我觉得有点不对劲了,那笔数目不大,可也不小,至少对家里来说绝对是。而且他一定是把外面那些能借的都借了才借到自家人身上。我估计了一下可能的数字,然后觉得有点恐怖了。”
  “不过再之后就不用我猜了。市面上传来了某个公司破产的消息,紧接着讨债人就上门了。那时我们还不知道他到底欠了多少,他吞吞吐吐不肯说,家里的账户早就空了,不少亲戚朋友都表示有借据,我和叔叔告诉他最好把欠的所有钱全都说出来,不然只会变的更糟,他才全说了。”
  “老天,他是怎么做到的,这真是个奇迹。他该借的不该借的都借了,借尽了。看到那数字我觉得那些高利贷贩子整天上门都是情有可原的了。”
  “我母亲后来说她觉得那是一个天文数字,她原本觉得我们一辈子都赚不到那么多钱的。”
  “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他是如何欠下那么多钱的。老天,他可是个律师,他可是个经济学律师,他干这行二十年了,难道不知道什么该签什么不该签吗?他难道不知道那些是有问题的吗?”
  “我可算不平这账。”
  “实在没办法了,我们只好再向亲戚们拆借。我几乎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我们坦白实情,请他们看在过去的情分上帮帮我们,当然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上。”
  “他们全都恼火万分,几乎要翻脸了,因为我父亲刮干净了他们的家底。房子卖了,我母亲的嫁妆和别的私产也一扫而空。”
  “最难过的时候妈妈要求父亲让我放弃继承权,到公证人那里立一份文书,以求保住我的性命。”
  “我是在这个时期来您这里订棺材的,我父亲那时很憔悴。说实话我有些恨他,我的道路还未开始就要背上重负,未来将是何等艰难啊,我将如何保住学徒的位置,如何找到工作,如何赡养他们啊。我要如何活着啊。就算放弃继承权,那名声又能比破产者的儿子好多少?我很生气,我无计可施,更没有什么像样的谋生手段。可我又觉得不应该因为钱的事情去恨他……他以前是多么爱我……我不知道那棺材是给谁订的。”
  “后来事情有了些转机,那倒霉的公司破产清算,还上了部分债务,加上变卖家当,总算洁清了。亏空四百万,全部家产。”
  “现在我们住在平民区一栋楼房的底楼里,有绿色的纱窗。我父亲又重操旧业,也改掉了不少我母亲讨厌的诸如抽烟之类的毛病。现在一切都好。”
  这位会计学徒起身,把茶杯放回到合适的位置上。
  “事情就是这样了,很抱歉给您添了麻烦。如果可以的话把那具棺材转给合适的人吧。”
  “当然可以”虽然说着如果可这位年轻人语气肯定,像知道就有人能用到“小生可是十分通情达理的。”
  “那么,就这样了。”年轻人朝我笑了笑。
  “订金还是要退给您吧。毕竟,你现在也不宽裕吧?”
  年轻人拉开了门“不必了,这是我违约的代价,谁让我家里并没有死人呢。而且,契约精神应当遵守。”
  他向门外走去,重新站在阳光里。
  “再见”
  “再见”
  
  
  
  
  
  End.
  
  一个如今我看着就觉得五味杂陈的的短篇,世间的事都没有那么好了解的,发出来纪念一下曾经单纯的相信世界的美好的日子
  
  
  

给一个朋友的和尚,可以说是非常简陋了~( ̄▽ ̄~)~

2018了,天生不爱拍照片,用十八岁时的主子镇一下,希望今年能考上想上的美院,然后尽情摸鱼!~也祝大家都能心想事成万事如意~~~